南方都市网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查看内容

Modi先生受到的这些批评非常重要,它们对印度来说都是严重的

2020-09-27 16:56:28 / 来源: 互联网 / 查看: 405/ 评论: 0

摘要在美国,特朗普总统和他的政府看起来对莫迪领导下的印度非常满意,但乔·拜登和他的竞选伙伴卡马拉哈里斯却相对强硬,他们要求完全恢复克什米尔地区居民的公民身份,并批评了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在德里和其他地区引发骚乱和暴行的公民身份修正案。...
文摘:中印边界冲突爆发后,西方国家普遍对印度态度冷淡。作者认为,这是因为印度总理莫迪不能自由地运用自己的国内政策,从而失去了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的支持。观察网络认为,作者没有正确而深入地分析印度现实,夸大了自由主义的作用,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以及西方政治学界在分析发展中国家政治时所犯的错误。这篇文章只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敬请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文/SalvadoBabbonis译/观察者网)
世界将在两个有核国家之间的战争开始时感到紧张。长期以来,安全分析师们最担心的问题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冲突,而事实上,世界上最危险的火药桶也许就在中印之间的实际控制线上。几十年来,虽然双方没有第一次交火的默契,但在边境上保持了和平,用木棍和石块进行残酷的徒手战斗,也能杀死几十名士兵。现在终于听到了炮声(希望只是进行空袭),虽然中印两国相互指向对方先开炮,但是部署在这里的两国军队,谁也不能左右为难。
在紧盯老对手巴基斯坦的同时,印度必须直面位于喜马拉雅山脉西部的新超级大国“拉达克”。中国的防务开支是印度的三倍还多,而且拥有巨大的技术优势。此外,中国和巴基斯坦关系密切,中巴两国领导人经常表示,两国关系是“唇齿相依”的。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印度拥有在高海拔作战的经验,较短的补给线,并与三个民主国家——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保持日益密切的友好关系。
本文发表于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探讨了莫迪为何不受西方国家欢迎的原因。
为了进一步遏制北京的新扩张主义企图,美国在2018年将著名的太平洋美国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显示出印度在美国战略棋局中的重要性与日俱增。印度也希望美国在促进印度军队现代化方面发挥关键作用,最近,印度为本国陆军和海军购买了阿帕奇和海鹰直升机。印度和日本的海上自卫队已经举行了联合演习,此前一直有传言说,澳大利亚可能会参加印度、美国和日本在印度马拉巴尔海岸附近举行的年度海军演习,但演习并未因新的冠军杯事件而取消。
这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但离四国真正的军事联盟还有一段距离。2007年由澳大利亚、印度、美国和日本建立的"民主四国"(四方安全对话,即非正式协商机制,QuadrilateralSecurityDialogue)仍是一种设想,而非实体。美国正在发挥主导作用,推动四国之间的进一步合作,本月晚些时候举行的四方会谈可能会提及更多的合作内容。
但合作存在着障碍。其中一个最大的障碍是民主国家联盟——“民主四国”的支持者可能并不崇拜印度,但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却引起了争议。就国际关系而言,民主国家必须携手合作,以平衡和遏制中国。但如名称所示,民主国家有着自己的民主政治力量。在许多西方政治家看来,莫迪并不是个受欢迎的人物。
在这个13.5亿人口的国家中,78%的人支持莫迪,这证明莫迪可能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角色。尽管印度经济在新的冠军联赛开始之前就已经放缓,现在更多的是因为这场横祸而停滞不前,莫迪的货币改革也陷入了混乱,但是他的声望在六年任期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尽管莫迪及其领导下的印度人民党(BJP)被广泛认为是印度教民族主义,甚至是反穆斯林主义者,但只有5%的被调查者认为莫迪在印度这个约占印度人口15%的穆斯林国家表现“糟糕”。
无论该国的穆斯林(《今日印度报》组织的民意测验显示他们对莫迪的评价很低)如何看待他,西方自由派人士都憎恨他。许多印度世俗派讲英语的知识分子也不喜欢他。这种批评在西方进行的政策辩论中尤为突出。不管莫迪是否愿意,他必须安抚这些人,或者至少给他的西方支持者足够的理由来反驳这些批评。如果莫迪想要看到西方对印度的明确支持,他必须改变立场。无论民意测验结果如何有力,他必须将“自由主义”重新纳入印度的自由民主政治。
毫无疑问,印度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国家。同时,中国还是世界上最早建立民主制度和发展历史最悠久的民主国家。弗雷多姆·豪斯将印度列为韩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完全民主国家。虽然Economics智库认为印度的民主是“有缺陷的”,但它也同样评估了美国和日本的民主。这样的评估对一个人均GDP仅为2000美元的国家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印度已经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民主国家之一。
但许多西方主流媒体认为,印度民主已经不稳定或正在走向衰败,印度至多只有40%的民主,或者说法西斯民主在走向纳粹德国。有些媒体甚至宣称莫迪比希特勒更危险。还有媒体称印度“目前的形势比70年代中期英迪拉甘地实行国家紧急状态时更糟”。在那个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印度国民大会党应该成为自由党,坚定的世俗化政党,它与异己作斗争,关押反对党,审查媒体,强迫穷人绝育。
Modi先生受到的这些批评非常重要,它们对印度来说都是严重的问题,毕竟印度现在越来越需要华盛顿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支持。在美国,特朗普总统和他的政府看起来对莫迪领导下的印度非常满意,但乔·拜登和他的竞选伙伴卡马拉哈里斯却相对强硬,他们要求完全恢复克什米尔地区居民的公民身份,并批评了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在德里和其他地区引发骚乱和暴行的公民身份修正案。在大西洋彼岸,欧洲议会将投票通过一项谴责印度实施该法案的决议,但最终却选择放弃。
批评者认为该法案是反穆斯林的,但印度最高法院仍多次拒绝对公民身份修正案的实施条件进行修改。该法案为逃避宗教迫害而前往阿富汗、孟加拉和巴基斯坦的难民提供了一条途径,只要他们不是穆斯林。从表面上来看,这条规定是有道理的:那些来自以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的穆斯林为什么要寻求庇护来逃避宗教迫害?但如果深入研究一下事实,就会发现这条法律可能会被用来质疑印度国内穆斯林的国籍,而在这一少数群体中,很多人自然会担心被驱逐出境。
公民权利修正案引发了一场大规模抗议。
公民权利修正案充分说明了莫迪和人民党目前所面临的困境。身为民主政体的执政党,人民党在印度民主政体下(响当当地)被选为执政党,它明确承诺"印度教徒、耆那教徒、佛、锡克教徒和基督教徒,如果他们从邻国逃到印度,将获得印度国籍。民意测验表明,印度当地超过三分之一的穆斯林实际上支持这项法案,尽管大多数人认为它是真正反穆斯林的。另外,美国也有类似的政策,如为逃离伊拉克的基督徒和雅兹迪教徒提供庇护。之前也有美国难民权益活动人士指责特朗普政府减少了对宗教难民的支持,实际上,这是将穆斯林从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排斥出去。那问题又是什么?
这一议案所引起的宗教情绪并非问题。但是问题在于,该法案没有通过自由程序来执行。公民修正案的目的不在于保护符合资格的难民,而是针对不符合资格的穆斯林。在通过法律和更新公民登记程序之后,在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大约两百万人被新确认为无国籍。抗议爆发后,他们因违反反恐条例而被判有罪。但有报道称,警方对那些杀害数十名穆斯林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者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使西方人对莫迪失去了好感。
同理,莫迪政府只是为了履行当年那个受欢迎的竞选承诺,去年就通过了查谟和克什米尔重建法案,而克什米尔长达70年的不稳定局势就到此为止了,这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地区被划为联邦属地,并由中央政府直接管辖。巴基斯坦在1948年建立了自己在巴控克什米尔的政权,有人可能会说印度也应该这样做。但当莫迪政府在印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建立自己的统治时,它切断了该地区与世界的联系,关闭了电话和网络服务,而准备实行两天宵禁的时间实际上已经超过一年。
公民权利法案取消了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而莫迪政府对这一系列事件所采取的笨拙、严厉和极端不自由的态度,使其曾经的外国支持者难以再支持他。一部分原因可能是由于执行不力:在印度这样分散的欠发达国家,很难找到足够多德才兼备的人负责地执行政策。莫迪自己也犯了罪。
莫迪和他的人民党高层同志似乎常常为激怒反对者和鼓动支持者而高兴,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遭到西方媒体的指责。他们也许会认为,对西方指手画脚的做法会让他们赢得更多国内选票。也许这样做的确能使他们赢得选票,但是在中印冲突期间,他们是无法赢得西方的支持的。稍微对抗一点,稍微自由一点的人民党可能会使印度在世界舞台上更加成功。
考虑到莫迪还面临其他许多挑战,在喜马拉雅山峰遭遇中国的惨败将是其战胜莫迪统治的最后希望。为了确保西方政治上支持印度对抗中国,莫迪必须改革他对权力的运用方式。人民党永远不会成为世俗化政党,但可以成为更加自由的政党,这对大多数西方政府来说已经足够了。对大多数印度人而言,扩大政治参与的机会,同时保障言论自由,也是一种福音。人民党自称是改革派政党。而最为艰难的,或许是最重要的,改革也正是本党自身的改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