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网门户首页 新闻资讯 查看内容

曾将王力宏19秒的即兴歌曲“南京,南京”上传到某短视频平台

2020-10-19 14:57:11 / 来源: 互联网 / 查看: 315/ 评论: 0

摘要“吴春芳”就是取自一篇真实的社会新闻。事实上,早在今年五月,高晓松在“探世界”节目中就提到了谭维维的新专辑,6月底谭维维还发起了新歌首唱会,7月,“姐码3811”上线,10月10日又推出了《姐放3811》,但是正如她在微博上说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
“好的,尽管我非常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是,有很多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已经发了一张专辑。”中国新闻网10月17日报道。
近日,歌手谭维维在深夜写下微博长文,感慨虽然为新专辑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但仍有许多人对此一无所知。她坦言,曾经以“做自己”为骄傲,但却付出了失去市场和关注的代价,“此刻,我承认,我羡慕那些流量歌手。”
随后谭维维的感叹引发网友热议,张靓颖、韩红、沈腾、蒋欣等明星转发了这条微博,表达了对这张新专辑的鼓励和支持,但也有人质疑,营销新专辑要拿流量“拉踩”,还有人怀疑,这样的当红歌手也会面临发歌人不知所踪的困境吗?
今年38岁的谭维维推出了新专《3811》,这张以女性为主题的专辑分别讲述了11位不同女性的故事,目前已有“姐码”和“姐放”两章,部分聚焦于女性的内心秘密,部分讲述了女性的外在生存环境。
举例来说,《章存仙》出自谭维维的三姨章存仙,年轻时当过家乡镇上的公车售票员,手里拿着一张麻利撕票很潇洒,如今退休后依然敢爱、敢选择、敢追求。这本书讲述的是那些没受过教育的老年妇女,她们将在网络时代被“遗弃”:“她们几乎没有精神世界,是永远的落伍者”。
“吴春芳”就是取自一篇真实的社会新闻。作为一个单亲母亲,吴春芳和她的女儿开夜班出租车,从6个月到6岁,女儿几乎是在出租车里长大的。如今,吴春芳还是开着计程车,独自抱着女儿,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事实上,早在今年五月,高晓松在“探世界”节目中就提到了谭维维的新专辑,6月底谭维维还发起了新歌首唱会,7月,“姐码3811”上线,10月10日又推出了《姐放3811》,但是正如她在微博上说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
谭维维在微博上写道,“团队说:妹妹,没办法,现在除非是热门综艺,影视剧,要么就是有话题有流量的歌手,要不就这样发歌发专辑,很难引起大家的注意。再说,你们的音乐一点也不值钱,年轻人怕是没有耐心去了解,喜欢的人更不会有兴趣…这就是现实!」
谭维维坦承,自己也会在这种沉默中感到失落:“这一刻,我承认,我羡慕那些流量歌手。事实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不对的。那是现实,残酷却必须面对!」
这些言论也引发了争议,有网友说,团队宣传工作不到位,但不能把“锅”扔给流量明星,“其实也没有必要对歌手做‘流量’的区别,市场也有自己的选择,音乐人也可以坚持自己的艺术理念,但不代表这两种完全不能融为一体,也许只能各取所需”。
还有网友说,相对于其他不知名歌手,谭维维的关注度已经够高了:“你们有一千多万微博粉丝,至少会有一半人关注你们,那些没有你们幸运的歌迷怎么办?流星不代表没实力唱不好,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
诚然,与过去相比,一首新歌要被发掘并广泛流行起来并不容易。唱片时代过去,一首新歌的诞生大多沿袭了“自上而下”的传播方式,由音乐公司经营、包装、宣传,再由电视广播节目、杂志栏目的编辑筛选后,传给听众。
而且,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音乐制作方式的改变,宣发的位置也从传统的媒体转向了更加开放、互动的音乐平台,社交网络,原来被动的听众掌握了选歌的主动权,符合大众喜好的音乐登上了排行榜和流行,“自下而上”地影响着音乐的传播。
在短视频内容消费日益普及的今天,音乐的宣发又发生了一次演化,过去一些音乐平台通过播放短视频、动图等方式进行片断传播,现在往往通过短视频平台的片断进行循环传播,再吸引更多的观众关注。曾将王力宏19秒的即兴歌曲“南京,南京”上传到某短视频平台,很快就冲上了榜首,各音乐平台纷纷致电该公司询问该歌曲何时上架。
而另一方面,因特网使音乐创作的门槛降低,大众对音乐的偏好也更加趋向于分众化、圈层化,大量的曲库和传播平台稀释了观众的关注度。因此,在不能完全适应新变化的情况下,“如何让一首歌流行起来”也成了很多音乐人所面临的难题。
谭维维发布了这条微博后不久,乐华娱乐的老板杜华晒出了和谭维维的聊天记录,表示要邀请谭维维参加打歌节目。近年来,国内出现了不少打歌类节目,但大多以“雷声大,雨点小”收场,受平台等因素制约,最终还是成了偶像和粉丝的“圈地自萌”。
实际上,“流量”过大也并非每次都能带来积极的影响。多次因新歌销售上热搜的李荣浩也遭遇过褒贬不一的评价,去年11月,李荣浩公开声讨该公司,表示不允许再发新歌了,找电动车维修论坛发帖,一时引来不少网友前去论坛一探究竟,之后,新歌《麻雀》自然收获了不少关注。
但是,李荣浩的歌曲《贝贝》,以及他那首9字歌词的《要我做什么》,又一次登上热搜榜,并没有得到广大听众的好评。有一次,豆瓣评分降至3分以下,有网友评论说,“曾有网友怀疑李老师是为了找梗才发这样的歌”。
比起热搜和流量带来的关注,能被观众认可的好作品也许更重要。
事实上,谭维维的歌并不像她微博上说的那样“怕年轻没耐心去了解”。最近,由你的音乐排行榜整理而成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谭维维的听众中,男性占68%,女性占31%。与之相比,《姐放3811》和《姐码3811》两张EP中女性粉丝所占的比例都超过了4成,这一数字比之前的数字有了不小的提高。
在谭维维听众中,23-30岁年龄段的观众所占比例最高,达35%。其次是19-22岁用户,他们占用户总数的20%。与此同时,40岁以下的观众占两个EP观众的90%,30-40岁观众的比例分别为27%和24%,同样高于她的观众年龄分布基本均匀。
有的歌迷写长文建议谭维维,只抱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想法是不行的,还不如主动出击。正如唱过谭维维《缘之桥》的阿朵,在《乘风破浪的姐姐》和《扯谎哥》中都被观众惊艳到了一样,她也曾坦诚,希望借综艺节目的影响来宣传自己的新民族音乐。
目前,谭维维的发歌困境并非个案,因为并非每一个音乐人都能达到周杰伦《新歌一发即停》的热度,但音乐人也可以尝试更主动地去拥抱一些新变化,寻找更合适的营销方式,在变化无常的音乐市场里,心心相印的歌曲总会被人听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